魔幻深圳,禁不了的“炒房客”

廣告:二哥網絡科技公司!

客服微信13005636712 主營業務:專業刷拚多多銷量,拚多多改銷量,代刷淘寶天貓、京東拚多多、dsr動態評分、代刷淘寶1-4鑽信譽等級、還有更多的業務請加二哥微信谘詢,誠招代理合作夥伴!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的開端,從疫情居家隔離開始,又在疫情往複的彷徨中迎接落幕。

非常規的狀態,決定了這一年頗為魔幻的色彩。

印在企業公告中的資金鏈斷裂信息,或許從未距離生活如此近。這一年,年輕的租客經曆了蛋殼公寓爆雷,豪宅的業主也沒能逃脫山水文園、泰禾的坑。

有人在房東暴力驅趕之下,舉刀架在了自己脖子上;有人拖家攜口住進了爛尾樓;有的城市炒房客蜂擁而起,有的地方早已是回不去的家鄉......

割裂、斷代、分化湊成了一部地產年度大戲,圍繞著房子,無數的人的故事,也穿插起了2020的眾生相。

“看門大爺”站上了風口

3月,火神山。

萬科物業的誌願者胡浩,通過火神山醫院的傳遞窗,向醫護人員比出了一個“OK”的手勢。

這一幕給無數因為疫情隔離在家的人傳遞了溫暖,也將物業服務的價值明晰的放入了公眾視線。

在這場持久的防疫戰中,物業人員作為“前鋒”,左手拿著體溫槍,右手舉著消毒液,在社區裏構建了一道堅實的防線。他們每天為出入人員檢測體溫,登記信息,定時消殺,處理垃圾。若是社區中有感染者,也需要立即趕赴現場,加強消殺。

龍湖智慧服務正在社區內進行全麵消殺

隔離在家的業主們,或許從未如此深刻的感受到,優質物業服務能夠為自己的生命、健康帶來怎樣關鍵的作用。人們越發理解這些駐紮在小區的管理員,越發喜歡消毒水味帶來的安全感,越發尊敬那些維護社區安全、秩序的物業人員。

物業服務的價值正在逐漸凸顯,無論是市場還是企業,都無法忽視。在今年,恒大、融創、世茂等大型房企紛紛開啟了分拆物業上市的步伐,資本市場也給了優質的物業股更高的估值,以及30—50倍的PE。

回頭再看,站在寒風中的“看門大爺”,電梯間拿著拖布的“保潔阿姨”,舉著手電筒的“巡邏小哥”,一張張樸實的臉,仿若加了濾鏡一般,顯得格外可愛。

很難判斷物業服務未來會對人們的生活帶來怎樣的改變。但至少,人們在購房時,將會更加在意物業服務的優劣。

“Oh my god,買房嗎?”

穿上工作西裝,打上領帶,在空無顧客的售樓處裏,敬業的銷售人員對著一塊小小的手機屏幕,開始介紹著樓盤的區位、配套、戶型、綠化......

圖源自網絡

他的交談對象從現實裏的客戶,變成了正在直播的手機,而來到直播間的往往是捧場的同事。

在過去直播行業如火如荼之時,房產作為大宗商品鮮少進入這個領域。但在今年年初,線下售樓處關閉,客流量大幅減少,無數房企都在危機中尋求突破。

線上賣房APP、小程序頻出,“全民經紀人”的概念再次席卷全國,還有線上樣板間、VR看房,隻有你想不到,沒有房企辦不到。

圖源自網絡

而直播賣房,便是這些舉措中,最常見又影響最為深遠的一個。不僅是銷售人員“人人皆主播”,網紅、明星也開始“下海”,薇婭聯手複地,免費吆喝庫存商住項目,李湘去了富力的直播間,羅永浩也要和石榴集團交個朋友”......

直播賣房在2020年給房地產上了跨界成長的一課,也逐漸成為了房企打通以線下銷售為主的房產產品與消費者之間的信息通道。

當疫情褪去,售樓處的燈火重新點燃,購房者再次到來,售樓人員接待了一批客戶,又送走了一批客戶。偶爾得閑,也會想起拿出手機:

“老鐵們,今天給大家講一講什麽叫做得房率.....”

或許,賣房子的“李佳琦”便會從他們之中誕生。

蛋殼易碎

12月3日的淩晨,廣州。

一位剛畢業的年輕租客的房間起火冒煙,隨後這位年輕人從18樓一躍而下,隻留下了一條朋友圈:“對不起”。

圖源自網絡

為了這個不大的房間一年的居住權,他背上了租金貸。而就在事發的前一周,沒有從蛋殼公寓收到房租的房東貼上了公告,要求租客一禮拜以內搬走。這成為了擊垮這個年輕人的最後一根稻草

關於長租公寓“遲早會爆雷”的聲音,在行業中一直未曾停息。基於互聯網經濟的創新——“租金貸”,還有“高收低租”的規模擴張,早已給長租公寓埋下無數隱患。

當資本冷卻,無數的中小型長租公寓相繼破產倒閉。蛋殼公寓的爆雷,更是印證了這種基於互聯網思維的“二房東式”模式最終難以為繼。

從O2O、P2P、共享經濟,再到蛋殼公寓,它們曾都是資本的寵兒,卻也給了不良資本割韭菜的機會。一截又一截,年輕人或許避開了OFO的坑,也沒有投身起起伏伏的股市,但卻依舊住進了長租公寓。

如今,監管政策正在日益推進,各方也在推出救助措施。隻是,那個從18樓縱身躍下的年輕人,再也等不到下一個太陽升起。

住進爛尾樓的人們

單親媽媽陳春燕(化名)在幾年前購買昆明“別樣幸福城”的時候,絕對沒有想到如今的自己會成天擔憂野狗的偷襲。

在這個知名的爛尾樓盤中,她曾在晚上遭遇過七八條野狗的圍攻,還有來源不明的激光燈深夜照進屋裏,將她嚇得躲到床底。

三口之家搬入爛尾樓。圖自:中國青年報

和她一樣住進這裏的,還有100多戶人家。他們當中,有人賣掉了原來的房產買了“爛尾樓”,有人在數年中寄人籬下,有人一輩子的心血打了水漂......

將視線從昆明拉向北京,一群“中產偏上”的首都精英也麵臨著相似的困境。

他們是北京泰禾二期的業主,按照計劃,房子今年4月竣工,明年6月交付。但到了4月,這個項目才僅僅挖了一個坑。

據媒體報道,僅僅是這個項目,泰禾就挪用了70億購房款償還集團債務,以至於工程建設沒有資金運轉。而同樣的現象,還在泰禾上海大城小院、杭州大城小院中上演。

這些中產精英們很不理解,為什麽自己一個買房行為,居然比投資的風險還要大。曾經的體麵,在爛尾豪宅麵前,顯得微不足道。

圖片來自泰禾業主拍攝

國家出手對樓市進行宏觀調控以後,信貸資金收縮,曾經房企的“高周轉”路線早已不適用當下的經濟政策環境,許多中小房企資金鏈斷裂,麵臨即將破產的困境。而反饋到市場端,便是無數爛尾樓的誕生。

過去那條“買房讓資產保值升值”的投資“信條”,正在被如今頻發的爛尾樓現象擊碎。人們買房,無論哪個收入階梯,何種圈層,都可能踩到深不見底的坑。

這似乎也寓意著,一個更為蕭條的房產時代已經到來。

魔幻深圳,禁不了的“炒房客”

一位房產中介在今年7月15日上午發了一條這樣的微博:“我帶客戶從龍華來羅湖,走到一半,客戶失去了購房資格。”

那是深圳頒布限購新政的早晨,無數的新深圳人失去了購房資格,炒房客也被堵在了路上。一時間,二手房成交量迅速下降。有中介機構內部統計,簽單量在某些區域最高降幅達到了70%。

“深圳樓市會冷卻嗎?”

就在無數購房者持觀望態度之時,一場出乎意料的打新熱”卻又醞釀起來。

在2020年的下半年,深圳的新房供應量劇增,因為政策的調節,新房與二手房存在價格倒掛。以“深圳華潤城四期”為例,其備案均價為13.1萬元/平方米,而據鏈家數據顯示,周邊二手房成交單價為17萬元-18萬元/平方米。

圖源自網絡

“買到即賺到”,無數購房者再次湧入積分搖號的行列,催生出了一條“代持炒房”鏈條。

如今,新的調控政策又已經在路上,但這種因杠杆失衡所導致的“炒房問題”,卻很難從根本上解決。

在深圳這樣的熱門城市,從全國聚集而來的年輕人們構建了它的發展邏輯,決定了它的經濟活力,以及無限的拓展潛力。

在這裏,人們對樓市的熱情很難退去。隻要需求在,隻要有牟利空間,這裏的炒房客便會屢禁不止。

尾聲:

2021年的列車即將出站,人們戴上口罩,測量體溫,紛紛入座。

住在爛尾樓的人們與被房東趕出來的年輕租客擦肩而過,他們相互之間或許都看到了自己曾經,或者未來的影子。

拿著手機直播的人,還在介紹某某樓盤未來的升值潛力。買下爛尾豪宅的中產苦澀一笑,望向窗外,遠處燈火闌珊,宛若夢境。

在城市裏,永遠不缺投機樓市的人。有人成功了,便是優秀的“投資者”;有人輸了,便是優質的“韭菜”。

魔幻深圳,禁不了的“炒房客”:等您坐沙發呢!

發表評論

表情
還能輸入210個字